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597章 朱令的铁证
  ps:看《造化之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什么人,站住!”一声断喝,两名日月神卫就堵在了叶真面前。▲∴▲∴,

  叶真心里咯噔一下,就暗叫不妙。

  这运气也太背了,叶真本想快步远离朱令府邸之后,再隐藏气息慢慢远离,没想到,刚离开朱令府邸还没有一里远,就被人堵住了。

  措手不及之下,叶真并没有马上回答,心思飞速运转起来,怎么应付才能脱身呢?

  叶真沉吟的时候,另一名日月神卫,突地有些怯怯的冲叶真拱了拱手,“焦统领,你这是......”

  这名日月神卫刚一开口,叶真就反应了过来,看那神情,莫不是以前焦烯第三卫的属下?

  “奉于副堂主之命,办一件要事,正好路过这里.......怎么?”说完,叶真黑脸一沉,眼睛一瞪,就有发火的迹像。

  不得不说,这焦烯以前在日月神卫第三卫还是颇有威望的,见焦烯脸色一沉,那名焦烯的前属下就忙不迭的给叶真让开了路。

  另一名不认识‘焦烯’的日月神卫还要说话,却被认识焦烯的那名日月神卫给扯了一下。

  冷哼一声,叶真快步通过,刚刚拐了个弯,脚底下就骤地加速,双肩不晃,整个身形却有若柳絮一般向前飘去。

  “老何,你拦我干什么?上边的命令不是盘查一切可疑人员吗?”叶真通过后,被拦的那名日月神卫抱怨道。

  “你作死啊?你不知道焦烯焦统领。难道还不知道日耀堂副堂主于寒晶吗?敢得罪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再说了,拦谁,也不可能拦到焦统领的头上!别看焦统领如今去职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又能起复.......”

  “快走吧.......”

  随着有惊无险的用焦烯的身份通过了第一道盘查。叶真索性就放开了步子,大大方方的离开,毕竟顶的是焦烯的身份。

  神教中人,只要认识焦烯的人,大多都要卖几分面子,所以一路行来,暗哨全无动静,偶有明哨盘查,叶真脸一沉。就能顺利通过。

  不过,叶真也不傻,在朱令院内,犯事的可就是焦烯,相信用不了多久,焦烯的身份也就不管用了。

  所以在叶真在顶着焦烯的身份远离了守卫最森严的神殿之后,立时找了一个偏僻处,用最快的速度恢复了本来面目。

  几乎是三四息的功夫。青春年少英气勃勃的叶真就出现了,先前那个‘焦烯’则凭空消失了。

  只要远离神殿附近。叶真这个月华堂首席,在神教内自由通行,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过,叶真并没有乱逛,而是疾步向着月华堂返去,那里。还有最后一个首尾需要处理!

  “什么,焦烯,你们是说前日月神卫三统领焦烯杀了我旭哥儿?”

  狼籍一片的东跨院内,内事堂堂主朱令有若一头暴怒的狮子一般,冰蓝色的灵力在周身上下一闪一闪的。仿佛下一刹那就要暴发一般。

  已经赶过来的几名日月神教高层都明白,那是修为高绝的武者情绪波动极大的时候,体内的灵力就会随着情绪的波动而外泄。

  显然,朱令受不了这中年丧子的打击。

  因为血脉传承的原因,武者修为越高,子嗣越艰难,朱令早年醉心武道,无心婚娶,直到有所成就之后,才成家立室,不过一直无子。

  后来拜求各方丹师,各种灵药,方得一子朱令,血脉传承的原因,朱明旭也是天脉武者,也算是天才武者,被朱令视若珍宝。

  朱明旭丧尽天良,如此行事,与朱令的溺爱关系非常大。

  现在中年丧子,其伤痛可想而知。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名管家朱福所说话,令刚刚赶到的日月神卫大统领纪元秀与二统领陈长兴诧异不已。

  杀人凶手是焦烯?

  这个答案,怎么听怎么都觉得有些可笑。

  谁行凶,也不可能是焦烯行凶啊。

  “老爷,老奴亲眼所见呐,是焦烯递了名贴求见大公子,老奴通传的时候,焦烯就尾随老奴,直接打昏了老奴,闯进了大公子的屋子。老奴醒来时,就看到焦烯那恶贼正在冲大公子下毒手!

  老爷,一定要给大公子报仇啊,大公子他死得好惨呐!”管家朱福声泪俱下的在那里哭诉,哭诉得朱令一脸阴寒。

  焦烯下的手,连朱令也想不到更想不通啊。

  朱令的目光,不由得看向了另外两名哑奴,想从他们那里验证。

  须臾间,神魂波动升起,朱令的脸色更见冰寒,整个东跨院内,在这百息的时间内,因为朱令的气息波动,迅速的罩上了一层寒霜,仿佛下了雪一般,就连赶到的十几位日月神卫也不例外。

  只有纪元秀、陈长兴等人修为亦是不俗,将那层寒气挡在了体外。

  “哟,朱堂主,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你府里闹事,还破坏成了这样?”于寒晶妖媚的声音陡地从天而降,“对了,凶手抓住了没有?”

  “桀桀!”

  朱令突地冲着于寒晶怪笑两声,笑声有若夜枭一般,令人心生恐惧,“还没有抓住,不过,他跑不掉的!一会,于副堂主你一定要亲眼看看本座炮制人的手段!”

  朱令身居日月神教高位多年,城府极深,此时纵然丧子之痛,经历过最初的极端愤怒之后,已经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眼下,为子报仇才是第一要事!

  于寒晶皱了皱秀眉,朱令平素对她也算客气,今天这气氛。不太对头啊。

  也就在同时,刑堂长老屠德带着数名刑堂执事赶了过来,副教主田贵章、姚森也带人赶了过来,日耀堂堂主沈沧,封轻月也在同一时间显身,日月神教的高层再次齐聚!

  “屠长老。你来得最好!今天不得,还得屠长老才能替本座主持公道!”朱令突地开口说道。

  朱令这句话,却是有所指,果然,屠德脸色陡地一变,“怎么,今天这件事,朱堂主认为是神教中人所为?”

  若是神教之外的武者所以。缉凶主要由日耀堂和日月神卫负责,换句话说,只有是神教中人犯事,才用得着刑堂长老屠德出手。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色变,若是神教中人做下的事情,那牵扯就难说了。

  当然,于寒晶听到这句话。眼眸中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事情终究还是成了。这凶手,不就是叶真吗?

  “没错,而且有铁证!”

  见朱令这般说,于寒晶更喜。

  “谁?朱堂主放心,只要有铁证,管它是谁。只凭杀害神教兄弟这一条,老夫就管叫他死无葬身之地!”刑堂长才老屠德喝道。

  “焦烯!”

  “日月神卫前统领焦烯!”

  瞬息间,朱令的话,就仿佛一道晴天霹雳一般,惊得在场众人吃惊不已。

  焦烯做的?

  据他们所知。焦烯与朱令无怨无仇啊?

  众人当中,田贵章亲自参与此事,已然料到了这个结果,不过他是老狐狸,也随着众人的神情一般,惊色掩不住。

  但是于寒晶却傻眼了。

  此前她还在得意她的算计,怎么这会杀人凶手成了焦烯。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朱堂主,你是不是搞错了?”于寒晶极其错愕的说道。

  “我会搞错?”

  朱令用一种极度森然的目光死盯向了于寒晶,“杀我独子的凶手,我岂能搞错?于副堂主,我倒想问问,我那旭哥儿何处得罪于你,你竟然要致他于死地?”

  说话间,朱令那磅礴如海的气势陡地就冲向了于寒晶,森然有若实质的杀意,直接锁定了于寒晶。

  “怎么,你还不敢承认吧?焦烯从来都是唯你之命是从,说,为什么要害我独子!焦烯在那里?”朱令陡地发出了一声冲天的咆哮!

  于寒晶则是直接懵圈了。

  焦烯杀了朱九天?

  她成了幕后指使者?

  凶手不是叶真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啊。

  当然,这种疑问她也只敢存在心里,要是真说出来,不管凶手是谁,她这个幕后指使者,可就坐定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从来没有害贵公子之心,凶手也更不可能是焦烯!”

  “哼,别人或许不会无怨无故的害人,但你于寒晶吗?”冷哼一声,朱令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看向了刑堂长老屠德,“屠长老,还请你主持公道!”

  朱令在日月神教内位高权重,但是于寒晶在日月神教内不仅权势不差,地位更是特殊,凭他朱令也还动不了,只能向着屠德求助。

  “朱令,你这是血口喷人!证据,要说焦烯杀人,证据在哪里,证据在哪里?”于寒晶是彻底的急了,要是真坐实了焦烯的罪名,那焦烯可就真的要完蛋。

  “证据,他们三个亲眼所见,这还能有误?”朱令指着两名哑仆与管家朱福说道。

  “哼,亲眼所见,他们是你的家奴,你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想诬陷谁就诬陷谁?要是这样,我于寒晶的家奴也会,三个家奴的指证,这算什么证据?”于寒晶直接耍起了无赖,无论如何,她都要保下焦烯。

  她与焦烯之间的关系,无人能懂!

  “铁证,没有铁证,谁也别想动焦烯一根汗毛!”她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般模样了,只能倾力保下焦烯,教规之森严,她比谁都懂。

  “好好好!”朱令却是怒极反笑,“你要铁证,那我就给你铁证!”

  此言一出,日月神教高层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朱令身上 ,想看看这铁证到底是什么。看着朱令的模样,连于寒晶心下也是一紧,不安的看向了朱令。

  她也很想知道,朱令的铁证是什么?(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送上。

  话说还是双倍月票,向兄弟们求张月票!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