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619章 面骂
  readx();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只感觉白光一闪,一阵风吹过,体型长达百米的云翼虎王小猫就将那只有成人巴掌大小的瓷碗用一对前爪捧了过来,瓷碗里水平如境,滴水未洒,百米外的木桌丝毫未损,只是不见了瓷碗。

  远处围观武者的脸上,陡地浮现出震惊之色。

  今天他们看过的妖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却没有哪一只妖兽能够像这只云翼虎王一般完成的干净利索。

  “这”

  驭兽门大师兄有些难以置信的擦了擦眼睛,看着云翼虎王小猫,一脸的难以置信。

  楞了几息,才苦笑着看向了叶真,“你这只云翼虎王的灵智,也太高了吧?我看,就是天阶中品妖兽的灵智,都大大的不如它。”

  叶真裂嘴一笑,露出了一口闪亮的白牙,“我通过初选了吗?要不第进行第二项测试?”

  “不用不用,你已经通过了!如此灵性的妖兽若不能通过,那么谁能通过?”驭兽门的大师兄一边目送着叶真进去,一边赞叹,看着云翼虎王小猫,眼眸中满是羡慕。

  说实话,他们驭兽门残存的这一支精心培养妖兽几十年,也没有培养出像眼前这云翼虎王一般灵性的妖兽。

  唯一的可惜就是品阶太低了,云翼虎王传承《的天赋血脉只有地阶中品,眼前这只云翼虎王能够突破到地阶上品,已经殊为不易了。

  突然间,驭兽门大师兄就明白了叶真这次前来争取与他师尊共进晚餐机会的原因了。

  “他娘的,这混蛋害得我被驱除,浪费了这难得的机会,而他竟然通过初选了?”

  方才被驭兽让弟子扔飞的长脸武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重新将三角霸牛安抚下来。费力的挤到了近前观看。

  没想到刚刚过来,就看到了叶真通过初选的场面,一股子怒火立时填满了整个胸臆,直恨不得杀了叶真才解气。

  而且,这种恨意,并不仅仅存在于想法之上。反正对于他而言,叶真只不过是一个魂海境五重的武者而言。

  他一个铸脉境二重的武者,干掉一个魂海境五重的武者,在他看来,也就是动动指头而已,关键是,他要知道一些叶真的资料,比如姓什么,是哪个宗门或势力的弟子。住哪,才好下手。

  “这家伙是谁?才魂海境五重的修为,竟然就能通过初选?”长脸武者试探了一句,想碰碰运气,看看周围的武者有没有知道的。

  没想到,还真碰到了运气,而且不是一个两个,好几个人竟然都知道。

  “这人你都不认识吧。江湖上盛传的霹雳杀神叶真啊。”

  “霹雳杀神叶真?”长脸武者听到这个绰号,心里立时咯噔了一下。绰号这东西,在真灵域,可不是随便乱叫的,像霹雳杀神这种绰号,没有一定的战绩,是不会叫出来的。

  最要命的是。他也听说过有一个霹雳杀神叶真的名号,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眼前这个。

  “霹雳杀神?难道得那个传说中以一挑八斩杀七位魂海境五重巅峰武者的那位,后来又斩杀了长生教西宁分舵舵主阳正锡的叶真?”长脸武者问道。

  “就是他!江湖上如今风头最劲的几位青年武者之一”

  长脸武者脸上的冷汗立时就流下来了,他前一段时间恰好在西宁武城呆过一段时间。对这件西宁武城大街小巷都耳熟能详的事情也非常的清楚。

  让他震惊的是,大半年前叶真做这事的时候,才化灵境五重巅峰的修为,如今的修为,已经高达了魂海境五重了。

  化灵境五重时就能那么猛,斩杀与他同级的武者,如今已经是魂海境五重的武者,战力,不知道翻了几翻

  莫名地,长脸武者的心陡地一颤,哧溜一下,就钻出了人群。

  他现在就只有一个想法,希望叶真不会记恨他,更希望以后都不要碰到叶真

  “咔嚓!”

  于此同时,叶真身后的中年武者催动他的妖仆接受第一项考验,冰离雕动作还算精巧,木桌没碎,可是瓷碗,在冰离雕的铁爪碰上去的刹那,就碎了

  而且是一连两次

  那名中年武者立时楞住了,方才他看叶真的妖兽做,非常的简单啊。可到他这里怎么就这么难了?

  他的妖仆,还是天阶下品的妖兽呢!

  而也就在同时,通过初选踏入揽月楼一楼大厅的叶真,神情突地一楞,两道冰刀一般的目光向着叶真直射过来,恨不得当场将叶真插个透明窟窿。

  叶真碰到老熟人了。

  长生教如今的护教统领段英年竟然也在这里,也通过了初选。

  叶真嘴角一翘,晒然一笑,直接无视了段英年那冰刀一般的目光,转而在大厅内寻找了一个空座位,坐了过去。

  这揽月楼一楼的大厅内算上叶真,此时已经坐了十三号武者了,除了段英年外,其它的人,叶真基本上认识,叶真在清岚武都认识的武者,本来就不多。

  奇怪的是,一名目光锐利的蓝衣武者,一个劲的盯着叶真打量,而且打量的有些肆无忌惮,哪怕叶真目光看过去,依旧在打量着叶真,时不时的还传来一波波神魂力量。

  叶真有种感觉,这蓝衣武者,不像是在打量对手,更像是在观察猎物。

  而且在叶真的神念感应下,这人的气息有些隐晦不明,基本上,叶真神魂力量感应不清楚的武者,绝对是铸脉境的武者,而且修为不低。

  一柄长剑悬挂在腰间,右手时时刻刻握在长剑之上,应该是用剑的高手。

  心下一动,叶真的目光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

  见状,那名蓝衣武者突地一笑。冲叶真遥遥拱手道:“在下奔雷剑秦沪,久仰叶兄大名,恨不得与叶兄一战,只是苦无机会,没想到,今日竟然能在这里与叶兄相逢”

  奔雷剑秦沪?

  叶真的神情微微一变。这名字,今天之前,他并不知道,他是现在,却已经耳熟能详了,因为就在今天早上,封轻月将这个名字已经在他的耳边提下了不下十遍了。

  奔雷剑秦沪,将是此次归灵大会中,对叶真最具有威胁的青年强者之一。其人不仅战力极其强大。修为高达铸脉境三重巅峰,最重要的是,奔雷剑秦沪,乃是真灵域万星楼十八镇星之一。

  也是万星楼之中最年轻的镇星,曾经有着斩杀铸脉境四重强者,击败铸脉境五重强者的变态战绩。

  封轻月甚至说过,如果在归灵大会的试炼之地遭遇到奔雷剑秦沪,如果有可能。最好是避得远远的。

  叶真如果对上奔雷剑秦沪,想要取胜。怕就得拼命。

  而秦沪这句话,则将他对叶真的敌意,毫不掩饰的表达了出来。做为真灵域万星楼楼主阎琮最重视的镇星,可以想像,肯定交待过什么。

  看到奔雷剑秦沪与叶真针锋相对,长生教护教统领段英年突地笑道:“既然秦贤侄如此期盼与叶真一战。不若由本座在这里摆个赌局,就赌你们二人今日的胜败!”

  说到这里,段英年看向了叶真,“叶真,你该不会不敢应该战吧?”段英年的目光陡地看向了大厅内的另外十余名武者。“本座来坐庄,诸位同道可以随意的下注。不过,本座更看好奔雷剑秦沪。

  所以,奔雷剑秦沪这边的赔率只有十赔一,而叶真这边,一赔十吧!”

  如此悬殊巨大的赔率一出,在场的武者们纷纷意动,只不过,赌局还没开,都只能有些意动的看着段英年。

  “荣幸之至!”奔雷剑秦沪陡地长身而起,战意汹汹的目光陡地盯向了叶真,更冲段英年笑言道:“段统领,我能否押我自己呢?”

  一句话,就暴出了他强大的自信。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叶真,这一场赌斗能否进行去,就看叶真了。

  “叶真,难道你不敢吗?或者说,怕了秦沪?”段英年再次用上了激将法,

  闻言,叶真却是嗤笑起来,矛头直指段英年。

  “姓段的,你算什么东西?我的事,岂是你能做主的?我战与不战,与你有半根毛的关系?

  噢,对了,当然有点关系的,你姓段的天天恨不得我死,所以玩起了这种愚蠢的伎俩。借刀杀人,你能不能用得高明一点?

  就这点水平,也配做长生教的护教统领?”

  曾经在一瞬间,叶真有些心动段英年开出的一赔十的赔率,但思忖了一下,还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叶真并不怵奔雷剑秦沪,但叶真真要与奔雷剑秦沪开战,怕是得秘术尽出,甚至拿出拼命的手段。

  一而这里施展不开,二来,叶真的保命秘术,叶真可不想轻易的暴露或者浪费。

  奔雷剑秦沪的神情陡地有些尴尬,他没想到,叶真竟然敢在这种公众场合不留任何情面。

  段英年的脸色陡地变得有些难看,不过,也仅仅难看了一瞬间。

  “算计你叶真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你配吗?”

  “本座只是看秦贤侄邀战心切,想助他一臂这力而已。你大概还不知道呢,秦贤侄明天就要参加归灵大会了,过了今天,你就是想跟他大战一场,短时间内,也是不可能了。”

  “那倒未必!用不了几天,我跟他之间,就必有一战!说不定,连战数场也是有可能的!”

  “哼,吹牛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未来一段时间内,想跟秦贤倒战斗,除非你也有资格参加归灵大会!

  但这可能吗?

  日月神教的青年高手都死绝了,才派你一个魂海境的武者参加归灵大会?笑话!”段英年嗤笑起来。

  “呵呵,姓段的,这一次,又要打你脸了,你且看看这是什么?”叶真掌心中陡地出现了一块乳白色的玉符。

  看到这块乳白色玉符的刹那,奔雷剑秦沪立时站了起来,“归灵仙符?日月神教竟然真的派你参加归灵大会?”奔雷剑秦沪一脸的不可思议。

  对面,段英年的神情陡地僵住,变得有些不自在,但是,叶真却不打算放过他。

  “呵,段堂主,看到这归灵仙符了吧?哼,说你段英年是鼠目寸光,那都是侮辱了老鼠!”

  叶真无情的嘲讽起段英年来,而且,这句话,太毒了,毒到让段英年瞬息间火冲脑门,嗖的就站了起来,“找死!”

  一声厉喝,周身煞气狂涌,杀意毫不客气的锁定了叶真。

  眼见着大战一触即发,就在这当口,一道青影突然间就飘进了一楼大厅。

  青色身影飘进一楼大厅的刹那,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倾注到了这道青色人影身上,就连火冒三丈的段英年也不例外。

  只是叶真,看着飘进大厅的这名青衣少女,神情突地一怔。

  这少女,怎么看着有点眼熟?(未完待续……)

  ps:今天回来有点晚了,一更!

  明天开始三更补欠帐!R129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