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667章 无耻
  跃过众人之后,云策的步伐陡地放慢,几乎是一步一顿颇为缓慢的走向了比武台。

  但是云策每走一步,观战武者的眼珠子就瞪大一分,叶真的神情同时也会凝重几分。

  几步走下来,叶真的神情已经变得凝重无比,紫玉战甲已经在体表绽放出了强烈的光华,同时,磅礴的神魂波动从叶真身上升起。

  不过,看到叶真的反应,没有任何一个人觉得奇怪,此时换成谁在比武台上,怕都会变成叶真此时这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概因为云策每踏前一步,身上的气息就会暴涨一成。

  这是暴涨一成,不是暴涨一分呐!

  换句话说,当云策踏出第二步的时候,云策周身散发的灵力波动就达到了铸脉境四重初期的水平。

  当云策踏到第六步的时候,周身散发的灵力波动已经达到了铸脉境四重巅峰的水平。

  十步踏完的时候,云策非常准确的踏上了比武台,周身散发的灵力波动,已经达到了骇人的铸脉境五重后期的水平。

  这修为,比此前魔音公子商令奇的修为还要高。

  虽然仅仅高半阶,但是,这不一样!

  因为魔音公子商令奇没有威力惊人的中品灵器,而云策有。

  铸脉境三重修为催动下的中品灵器与铸脉境五重修为催动下的中品灵器的威力,差距太大了。

  更直观的说法是,铸脉境三重的云策催动覆海印顶天了能够轰杀掉普通的铸脉境五重的武者。

  但是修为提升到铸脉境五重巅峰的云策催动覆海印,可以轻轻松松的轰杀掉普通的铸脉境六重的武者。

  一不留神之下,就是铸脉境七重的天脉武者,也可以轰杀!

  而且,云策还有一件下品灵甲。修为提升一阶,下品灵甲的防御能力就能又提升两到三成。

  原本,云策有着下品灵甲护身,一般的没有下品灵器的武者,压根就伤不了云策,有下品灵器修为与神通武技一般。也伤不了云策。

  如今云策修为提升到铸脉境五重后期,就是换此次击败云策的阎易军来,恐怕战胜云策的概率也小到可怜。

  正常情况下,修为在铸脉境五重以下的武者,是无法伤害到云策的。

  换句话说,云策现在就像是一个防御能力极其强大攻击力暴表的变态!

  “无耻!”

  全程感受到云策的修为拔升的过程,日月神教教主简千雄冲着清云堡的方向,从牙缝里崩出了两个字。

  “哈哈!”清云堡堡主云冲宵打了个哈哈,遥遥的冲着简千雄拱了拱手:“短时间内提升功力的秘法简兄又不是没有。况且归灵大会的规则并没有禁止这类功法,简兄你们也是可以用的!”

  简千雄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

  归灵大会的规则是不禁止这种可以激发潜力的秘法,但却禁止一些可以在短时间内将功力修为成倍提升的禁丹,因为那种禁丹,不仅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还会造成五大势力之间的恶性循环。

  正常情况下,那些激发潜力的秘法,可以将修为临时提升一阶就不错了。

  而此时。云策从第一步迈出开始,到第十步结束。周身的灵力波动足足强大了一倍有余,这绝不是短时间内提升修为的秘法能够做到的,应该是服用了禁丹。

  但无奈的是,归灵大会上禁止服用禁丹的规则,从来都是一纸空文。

  你怎么分辨对方是服用了禁丹还是施展了提升功力的秘法?

  以提升的修为幅度过大来指证?

  这世上,奇功秘法层出不绝。你敢保证这上世上没有可以刺激潜能大幅度提升修为的秘法?

  你要是敢这么指证,对方绝对会回敬给你四个字——孤陋寡闻!

  所以,简千雄此时才会怒喝清云堡主无耻!

  “云堡主,你这是在逼老夫啊!”简千雄的声音陡地变得阴沉无比。

  对面的云冲宵再次笑了起来,“简教主。你这是哪里话,老夫哪里有逼你?不过是小儿辈争强好胜罢了,叶真这边,也是可以施展提升修为的秘法啊。

  正好让我们都开开眼界嘛!”

  “好,很好!”

  冷笑声中,简千雄立时就有了决定,冲着台上的叶真轻喝道:“叶真,这一场,我们认输吧,没必要跟这种无耻之徒拼命!”

  简千雄的话一出口,云冲宵立时急了,“你!”

  “我什么我?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谁心里的那点算计,谁不明白啊?”简千雄嗤笑起来。

  “你不就是打算让云策当场斩杀了叶真,彻底的让叶真失去争夺归灵积分赛第一的可能吗?”

  “可是,你忘了,我们可以不战啊!这一战,我们就是认输,叶真与云策的积分相同,第一,还得靠五大势力来议定。

  纯战绩论,云策比得过叶真?”

  “再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云策被议成了第一,叶真要还活着,只要能够胜了下一场,只要叶真牢牢的占据第二的位置,此次归灵大会的最终胜利,还是我们日月神教的!”

  说到这里,简千雄嗤笑了一声,“云老鬼,玩心眼,谁不会,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随着简千雄的一通说,斜对面的清云堡堡主云冲宵傻眼了,脸色一阵红一阵黑的,难看到了极点。

  他的算计,确实算得是极完美了,可是他压根没想到,简千雄还能玩出这么一出啊。

  “叶真,下来吧!这第一,咱不争了,归灵大会的第一的奖励,老夫想法补给你!”简千雄催促了一句。

  比武台上,叶真听得如在梦中,这两位老狐狸的算计,可一个比一个精。

  不过。教主简千雄说得对,他犯不着拼命了。

  说实话,当发现云策的修为气息开始狂飙的时候,叶真也犯了嘀咕。跟一位持有中品灵器的铸脉境五重的强者决斗,那可是将脑袋提在裤腰带上在拼啊。

  更要命的是,这是大庭广众之下。叶真的好几项秘术都不方便施展,要不然,就会给叶真带来更大的灭顶之灾。

  而且,修为差距太大了!

  铸脉境五重对魂海境五重。

  所以,在教主简千雄做出决定之后,叶真轻应了一声,冲着云策一拱手,哈哈笑道:“云策,抱歉了。让你们的算盘落空了!”

  说完,叶真回头就往比武台下走。

  这么多年的江湖闯荡,叶真也真正的成熟起来了,第一是重要,但也没必要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去争,尤其是这种九死一生的局面。

  没必要!

  看着叶真回头往下撤,无论是云策还是清云堡堡主云冲宵,同时急眼了。

  这简直是鸡飞蛋打一场空。

  对方直接认输。不仅让他们无法获得最终的胜利,还浪费了一颗元精暴体丹。那可是传承了几十年的镇族之宝啊。

  不到灭族之危不能用的镇族之宝,就这样活活的浪费了。

  一瞬间,云冲宵的那张老脸,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台下,简千雄看着走下来的叶真,眉开眼笑。对就这样,看你怎么着?

  云策也是急眼了,镇族之宝都已经让他服下去了,他即将付出修为跌落一阶的代价,而叶真却不战了。这种感觉就像是吃了强力春药之后却找不到女人一般。让云策愤怒欲狂啊!

  “不能这样,绝不能这样!”瞬息间,云策就有了决定,疯狂的决定!

  下一刹那,云策就冲着转身下台的叶真破口大骂起来。

  “叶真,你他娘的还是男人吗?”

  “叶真,你个懦夫,你个胆小鬼,早男人的,就跟老子来打上一场!”

  云策的这种谩骂,叶真压根就不放在眼里,左耳进右耳出,径自下台。

  开什么玩笑,跟你打上一场,被你云策给杀了,就是男人了?

  台上,云策着脚下丝毫没有停顿的叶真微微一怔,立时就狠下心来了!

  “叶真,你这个婊子生的,果然是没卵的龟公,只知道跑!”

  “叶真,我问候你全家的女性啊!话说你妈在床上的那劲道,可真.......”

  云策这种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响起的时候,叶真的身形骤地一顿,猛地转身,眼睛一眯,用一种极其危险的目光盯向了云策。

  “云策,你这是在找死,你知道吗?”杀意陡地从叶真身上狂飙起来。

  “找死?哈哈哈,你这种下三滥的婊子生的,也配质问我......”

  .......

  云策看到叶真停步,就仿佛找到了对付叶真的法门,一张嘴上下翻飞,怎么恶心怎么冲着叶真骂。

  至于叶真的威胁?

  只要叶真回来,就是一个死人了,一个死人的威胁,他有什么好怕的?

  在云策极其恶毒的骂声中,叶真缓缓转身,重新踏上了比武台。

  台下,日月神教的武者们,个个都愤怒爆走了,冲着清云堡的方向就大骂起来。

  清云堡的武者,大部分还是有些良知的,好多人在日月神教武者的骂声中,都颇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唯有云冲宵昂着头,看着重新返回比武台的叶真,一脸的笑意。

  如果不是群情汹涌,云冲宵甚至要冲云策竖大拇指!

  而这一次,简千雄并没有劝阻叶真重返比武台,任何一个武者在这种侮辱面前,都会亮剑反击。

  简千雄只叮嘱了叶真一句话。

  “保持冷静,不要让怒火影响了你的判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