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703章 坑队友?
  眼前光影变幻,无数景色仿佛万花筒一般在叶真眼前闪过,一个鸟语花香的绿树成萌的山谷就出现在叶真与封轻月的面前。》,

  紧接着,神算子边佑、影刃邵漠、手持拐杖的蓝水乔、青衣摇曳的胡青瞳,依次出现在山谷口。

  “这万兽谷果然精奇,仅这入口,阵法与幻术同在,精妙无比,不枉老夫白来这一趟!”神算子边佑赞叹道。

  “羊官儿,你不是说你上次已经快闯进谷内了吗?快带路吧,到地头,我们好开始干活。”影刃邵漠催促了一句。

  羊一官却是苦笑起来,“这万兽谷的护谷大阵在不停的变换,每一次进来,阵法机关都会根据天时有所变化。

  上一次,老夫是豁出来拿人命趟过去的,弟子战死七个,残了三个,这些弟子,每人最少两只妖仆,全部战死!”

  说着,羊一官看向了神算子边佑,“边兄,往前三步,就是万兽谷的第一重护谷大阵,看你的了!”

  “嗯,老夫先试试阵!”神算子边佑一边说,一边往前踏了三步,踏出第三步的刹那,神情陡地一变。

  于此同时,百毒上人蓝水乔突地抽了抽鼻子,“这阵内布有迷毒!”

  此言一出,影刃邵漠脸色陡地一变,疾疾上前两步,就将定步在那里的神算子边佑给拉了回来。

  “做什么?”

  “蓝上人说有迷毒!”影刃邵漠解释了一句。

  “哪来的迷毒?不过是一个颇为复杂的幻阵罢了,老夫方才正在推算呢。”边佑一脸的不信。

  “鼻间有一股极其淡的清香味,你是不是感觉很精神,非常想的进入这万兽谷,想用最快的速度探索完这万兽谷。”

  蓝水乔柱了柱拐杖,又看向了羊一官。“羊长老,上一次你们闯阵时,是不是有些人特别急切,特别的勇敢,甚至勇不畏死?”

  神算子边佑神情一惊,羊一官的神情却变得惊诧无比。“你怎么知道的?”

  “我的那些弟子平日里不怎么样,但是那一天,却个个勇敢无比,甚至舍生忘死的为老夫挡下机关.......”羊一官的声音起说越低,脸色越说越难看。

  “这世间有一种奇花名叫玉露观音,它会散发出一种极其淡雅的香味,它的香味,可以让人精神集中,可以克制疲劳。让人精神百倍,而且还可以让人变得极度亢奋。

  许多强大的武者在修炼或者突破时,都有嗅上几口玉露观音的香气,以期加强修炼效果。

  但是,一旦过量,就会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亢奋到难以自制。

  这种效果,对于修炼者是好东西,但在危机四伏、步步杀机的地方。却是杀人的利器。”

  不等蓝水乔说完,神算子边佑的脸色就变得难看无比。看看前方花香鸟语的通道,再看看自己,连手指都颤抖起来。

  这一刹那,他有一种不顾一切踏入前方幻阵的冲突。

  “蓝上人.......”见状,羊一官用带着请求的口吻看向了蓝水乔。

  六道流光骤地从蓝水乔手中飞出,羊一官、邵漠、边佑、叶真、封轻月、马跃等人一一人一道。

  “这是老身自制的解瘴丸。可解百瘴,只要不是那世间十大毒瘴,就可以轻松解除,自觉有异时,在鼻间嗅一口就可以。”蓝水乔说道。

  听蓝水乔这么说。神算子边佑立时拿着药丸狂嗅了几口,说来也是奇怪,在药丸那奇异味道的冲击下,心中的那种噪烦竟然消失了。

  为了安全起见,叶真与封轻月也各嗅了几下,是一种一瞬间就能够驱除其它所有气味的特刺鼻的味道。

  有时候,这种无声无息的影响人神智的毒瘴,才是最可怕的。

  一时间,众人看向百毒上人蓝水乔的眼神就不一样了,今天要是没有她在,无声无息中,众人就先着了道。

  有此前车之鉴,神算子边佑再次踏前破阵的时候,周身的护体灵甲就浮现了出来,甚至屏住了口鼻呼吸转为内息才重新踏进了幻阵闭目凝算起来。

  约半个时辰之后,神算子边佑陡地退回,一脸的轻松之色。

  “边大师,阵法可推算出来?”羊一官急道。

  “羊官儿,你这一次,可是找对人了,这阵法乃是已经世间已经失传的天时地方**大阵,换做其它人,只能束手无策。

  恰巧,老夫师门的传承中记载着有关天时地方**大阵的诸般要点,要不然,既便是老夫,短时间内也找不出入阵方法。”边佑一脸的自傲。

  “那就仰仗边大师了!”羊一官笑着恭维着,边佑自是一副应该如此的模样,一旁的蓝水乔、胡青瞳、叶真、封轻月包括马跃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厌恶之色。

  “此阵与天时地方结合在一起,破阵极难,不过,只要你们跟随着老夫的步伐,穿阵而过,却没有任何问题。”边佑说道。

  “另外,这天时地方**阵虽然是迷阵,但也有杀机,谁要是行差踏错,丢了性命,可别来怪老夫!”

  “这迷阵不阻符讯,你们每人给我一道临时符引,若是在阵中出现幻视幻听,都不要管,只管按我的符讯行走便是!”边佑交待了几句。

  “下面,入阵,先入坤位直行七步!”说完,边佑就往前连踏数步,然后就活生生的消失在众人眼眸之中,影刃邵漠紧随而入。

  叶真此时已经看明白了,这影刃邵漠应该充当着边佑这阵法大师的护卫,尤其是在破阵的时候。

  然后是蓝水乔与胡青瞳,紧接着是叶真与封轻月,最后进入的就是羊一官与马跃了。

  前行三步踏入阵示的刹那,一片白茫茫的雾气立时扑面而来,整个天地间在似乎变成了混沌一片、狂风呼啸、飞沙走石。

  更惊人的是,漫天的白雾中充斥着混乱无比的灵力。凝成的一股股灵力风暴,一道道灵箭、灵刀、灵刃在碰撞中形成,然后轰击在叶真与封轻月的身上,轰得两人的护体灵甲闪烁不已。

  夹杂在朔劲的狂风中,要不是叶真与封轻月进入的时候就手牵着手,恐怕已经被吹散了。

  “这阵法。还真是恐怖,坤位在这边!”封轻月辨明方向,拉着叶真一步踏入坤位,然后快速的直行七步。

  瞬间就风平浪静,周围变得安静无比,狂风、灵刃仿佛在这一刹那间消失了一般。

  “这姓边的还有点本事吗?”叶真有些惊讶。

  “何止是有些本事!他在阵法上的造诣,就是在整个真灵域内,也是排得上号的.......”

  呼!

  封轻月话还没说完,狂风骤起。蕴含着恐怖能量的灵刃、灵箭在飞速的形成,叶真与封轻月的脸色同时一变。

  也就在这一刹那,一道灵符从天而降。

  “入坎位,先左行三步,再退五步,然后直进十八步!”

  看完符讯,一辨方位,封轻月再次拉着叶真在这白茫茫一片的阵法行去。按这着步法前行,每次都能避开阵法中危险。

  但是。每次持续的时间都不长,一连五道符讯,都非常的及时。

  “轻月,这里应该到达阵法的中心了,再有四五道符讯,应该就可以通过阵法了。”叶真说道。

  “嗯。小心些,阵法中心的灵力风暴要比刚刚进入的地方灵力风暴强上两倍不止。”封轻月说道。

  咻!

  一道巨大的灵刃毫无征兆的从叶真身侧劈下,狠狠的劈在封轻月的背部,劈得封轻月的护体灵甲都剧烈颤抖起来。

  “这一击,都快赶得上铸脉境三四重武者的全力一击了。”封轻月的脸色为之一变。

  咻!

  又是一道灵箭直接轰击在了叶真的脑后。叶真急忙维持护体灵甲的同时,脸色却是变得有些难看。

  “符讯为什么还不来?”

  “此前符讯的间隔不过十息,这会都二三十息了!”

  “可能出了意外,稍等一下!”封轻月的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

  “边佑这老东西,肯定没安好心!小心!”突地,叶真惊呼一声,一道巨大的土黄色掌印陡地浮现,横亘在了一道波动极其恐怖的灵刃面前!

  噗!

  坤元神掌面前,灵刃直接破碎。

  不过,下一刹那,一道、两道、三道、十道灵力风暴酝酿成的灵刃、灵箭狂轰而上,瞬息间就让坤元神掌消散。

  下一刹那,叶真与封轻月同时惊呼起来,这里的灵力风暴轰出的灵力、灵箭变得越来越密集。

  “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再不走,可能就会被灵力风暴撕成碎片,这种程度的密集攻击下,我们坚持不了多久!”叶真低喝了一声。

  “不能走!要是走了,步伐彻底的乱了,就是收到符讯,也没用了!一旦乱走,我们就彻底的陷入了大阵!”封轻月说道。

  “等符讯,以边佑这老狗的品性,跟等死差不多,跟我来!”叶真强硬的一拽封轻月的纤手,立时离开了这一团越来越恐怖的灵力风暴之中。

  说来也是这阵法神异,叶真与封轻月离开之后,那越来越恐怖的灵力风暴竟然就此散去了。

  一刻钟之后,大阵的另一端,边佑与影刃邵漠几乎是同时踏出天时地方**大阵,眼前白雾狂风消散,绿树成萌、鸟语花香的山谷再次出现在眼前。

  只是影刃邵漠一脸的轻松,神算子边佑脸上却浮现着一丝诡异的笑意。

  很快的,百毒上人蓝水乔与青衣摇曳的胡青瞳也踏出了大阵,同时轻呼了一口气,显然,闯阵的过程中并不轻松。

  又过了三十多息,羊一官与马跃也颇有些狼狈的踏出了大阵,尤其是马跃,肩膀上有一道明显的伤口。

  踏出大阵的刹那,羊一官就楞了一下。

  “叶真他们呢,还没出来?他可是在我们前面的!”

  “叶真他们在你们前面?那为什么还没出来?”胡青瞳一怔,目光就盯向了神算子边佑。

  不止是胡青瞳,蓝水乔、马跃、羊一官四人的目光同时看向了神算子边佑。

  “你们看老夫做什么?符讯老夫可是一道没少的发给了他们。”神算子边佑不满道。

  “那是怎么回事?”

  羊一官一脸的着急,这才刚刚闯阵呢,就折损了两人,那后边的关口一个比一个危险,他们六个人,还能折损几次。

  “边大师,要不你回头去找找看?”

  羊一官带着笑脸请求道,这探索万兽谷,羊一官是最终利益获得者,这些事情,他必须得居中调停。

  “再入阵去找他们,除非老夫脑子有病!这反穿阵法的危险,可是比此前通过阵法危险数倍!”边佑直接拒绝。

  “我们都正常出来了,他们两个没道理被困在里边啊,怪事?”胡青瞳一脸的疑惑打量着边佑,“边大师,要不你受累.......”

  “凭什么啊?”

  不等胡青瞳的话说完,边佑就嚷嚷起来。

  “他们俩出了错,凭什么要让老夫受累冒险!”

  “至于他们为什么被困在里边,老夫或许知道一点原因!”边佑突地说道。

  “噢,什么原因?”胡青瞳追问的同时,众人的目光同时都看了过去。

  “老夫估计,肯定是这一对不知廉耻的家伙在过阵的时候忍不住,又行那不知廉耻之事,错过了老夫符讯中移位的时机.......”

  “无耻!”

  “边老狗,果然是你在搞鬼!”

  边佑的话还没说完,一男一女两怒喝声就从阵法中传了出来,几乎是同时,叶真与封轻月就同时踏出了阵法,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正洋洋得意抹黑叶真与封轻月的边佑,神情一呆,眼睛猛地一瞪,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在他的想法中,叶真与封轻月应该被困死在阵法中,怎么可能出来?

  “你们怎么可能........”极度的惊讶的说了一半,边佑意识到了什么,话音突地打住。

  “我们怎么可能活着出来是吧?边老狗,你很意外是吧?”叶真周身的灵力立时暴涨,杀气狂飙!

  几乎是同时,影刃邵漠就极其警觉的护在了边佑身前,而羊一官与马跃同时拦在了叶真与边佑中间。

  “叶少侠,有话好好说,这中间,可能有什么误会!”一边说,羊一官一边用一种哀求的眼神看向了叶真。

  “误会?这老贼只给我发了五张符讯,我可以当做误会,我不稀罕!但是这老贼竟然还堂而皇之的给我们泼脏水,你们都听到了,这还是误会?”

  “边老狗,说我们在这危机四伏的阵法中卿卿我我,你的想像力还真够丰富的啊!”叶真满脸的冷笑。

  闻言,百毒上人蓝水乔的脸色陡地一寒,“边佑,你真的只发了五块符讯?这种九死一生的事情,你竟然敢坑队友?”(未完待续。。)

  ps: 严重卡壳,送上四千字。

  最近状态很差,明天好好捋捋,奋发一下!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