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686章 压根就是一个笑话
  “我说老侯,你现在是越来越不中用了吧?喝个酒,连酒碗都握不稳.......”看到侯霸摔碎了酒碗,鬼影子符朗指着侯霸肆意的大笑起来。

  可是仅仅笑了一半,他就楞住了,因为他发现,侯霸的表情不对。

  打碎个酒碗,不至于露出这副惊骇欲绝的模样。

  不只是侯霸,就连他斜对面的鱼纤,也猛地坐直了身体,神情变得严肃异常。

  缓缓的转过头,符朗眼珠子陡地一凸,神情陡地变得惊骇欲绝!

  “叶.......叶堂主,你什么时候出来了?”在经过最初的慌乱后,侯霸立马就镇定了下来,向符朗、鱼纤两人打了个眼色,两人都是老江湖了,立时反应了过来,神情变得正常。

  只是再掩饰,也难以掩饰眼眸中的震惊之色。

  他们此前设下的那个局,可是必死之局。

  那难度,无论是妖兽的攻击还是天地之威,恐怕就是开府境的王者陷入其中,也得重伤,而叶真一个铸脉境一重的武者,却活生生的脱困了,这叫他们如何能够相信?

  “怎么,我不出来,难道等你们去挖我的脑袋请功?”叶真一声冷笑。

  方才这些人的交谈,他全听到了,可以确定,幕后要对付叶真的人,便是内事堂堂主朱令。

  至于朱令为什么要对付叶真,叶真估计,十有**是朱令将他儿子的死怀疑到了他的身上。

  这一点,叶真很清楚。

  这种事情,不需要证据,只要有所怀疑,或许是一两个有心人的挑拨。就可以将火烧到叶真头上。

  而先前符朗所说的布置在洞内的灵力陷阱,确实很高明,灵力陷阱封住了一条主干道,要想不触动灵力陷阱而通过,压根不可能。

  但是,他的灵力陷阱封住是只是通道。却并不能封住下面的土层,对别人而言无法避免的灵力陷阱,对于叶真而言,只是土遁十几米的距离而已。

  叶真的话,让侯霸、符朗、鱼纤三人的脸色同时一变。

  “你都听到了?”鱼纤一脸的吃惊!

  “你们觉得呢?”叶真反问,“朱令给了你们多少报酬,买动你们下手杀我的?”

  叶真虽然没回答,但是问题已经说明了答案。

  闻言,中年美妇鱼纤与侯霸同时瞪向了鬼影子符朗。意思很简单,就是在质问鬼影子符朗布置的灵力陷阱为什么不管用,不仅让叶真全部听去了,还让叶真悄无声息的出来,他们才发觉。

  原本,假如叶真有那么万分之一的机会存活下来,他们还是有着后续的计划的。

  鬼影子符朗看着叶真,他此刻心中的震惊已经无法形容了。

  他鬼影子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他布置的灵力陷阱,让开府境王者都无法无声无息的避开。只要布置得宜,任何人想要强行通过灵力陷阱,都会被他发觉。

  可到现在,他依旧没有任何感应,灵力陷阱依旧好好的。

  “告诉我,朱令与你们约定的碰头地点。我可以考虑饶你们一命!”叶真突地一指侯霸、符朗、鱼纤三人说道。

  侯霸、符朗、鱼纤三人神情先是一呆,然后,陡地露出了一种听到了某种极度不可思议的事情的表情。

  “叶堂主,我承认,你可能真的有点手段。有什么保命的宝贝,竟然能够在那种状况下活下来,甚至能够避过鬼影子的灵力陷阱。

  这一点,我们真是佩服,你能拿到归灵大会的积分排名第一,确实不简单。

  但是,你实在不应该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你这种找死的做法,跟傻逼二货没什么区别!”说着,侯霸扭了扭头。

  陡地,光华一闪,鬼影子符朗身形有若鬼影般的一晃,就闪到了叶真身后,美妇鱼纤身形侧移,立时,就与侯霸、符朗三人呈三角形将叶真包围在了正中间。

  “怎么,你们难道认为还能杀了我?”叶真突地轻笑起来。

  “难道叶堂主认为可以从我们三人的手底下逃出生天?”侯霸冷喝道。

  “你们比十二只无影穿山兽如何?”

  叶真此言一出,侯霸与符朗两人脸色一变,美妇鱼纤却是冷哼了一声,“妖兽那种蠢物,怎么可能跟人比?”

  “你叶堂主就算有着归灵大会的战绩,最高战绩也不过是对付铸脉境四重的武者,而我们当中,修为最高的都有铸脉境六重,而且还是三人!

  叶堂主,我要是你,劝你还是乖乖的俯首认输,随我们去见朱堂主,说不定会少遭些罪!”

  “况且,我们这一次还有朱堂主赐下的杀手锏,凭着这颗珠子,就是铸脉境**重强者,也能把它给轰杀了!”鱼纤有一种极其肯定的语气说道。

  叶真知道鱼纤这是在干什么,扭头看了一眼鱼纤特间捏在双目之间的那颗珠子,还有鱼钎周身散发的诡异的神魂波动,不由得冷笑起来。

  “玩神魂攻击,你知不知道,清云堡的天才武者云策,就是被我用神魂攻击弄成白痴的!还玩弄眼睛,你敢不敢看我的眼睛?”

  猛地,叶真盯向鱼纤眼睛的双目陡地燃起了地狱之火一般,直欲将一切陷进去的美轮美奂的地狱火焰。

  幻魂神眸。

  “啊.......”

  仅仅看了叶真的双眼一眼,鱼纤就捂着自个的眼睛惨叫起来。

  不过,也算她见机得快,她也是修炼神魂攻击的,神魂方面还有些手段,要不然,她怕是就要陷入叶真的幻魂神眸之中了。

  “我最后说一次,老老实实交待出你们与朱令约定的碰面地点,我就饶你们不死!”叶真冷喝道。

  “做梦!”

  “吹牛也不怕闪了舌头!就凭你这点实力,可能吗?”鬼影子符朗冷笑起来。

  “怎么,你们觉得我铸脉境一重后期的修为很低,不够看是吧?”

  “当然!”

  一边说话。鬼影子符朗与侯霸,还有刚刚睁开眼的鱼纤两人眼神交流着,准备同时出手攻击叶真。

  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叶真从十二只无影穿山兽的包围下活着出来的能力,实在是太令人恐怖了。

  “那你们再看看,我现在是什么修为?”叶真神念一动。彻底的放开了伏脉诀的压制!

  哗!

  叶真周身散发的气息,瞬息间狂飙了一个大阶!

  “铸脉境二重巅峰?”

  “铸脉境二重巅峰?怎么可能?”

  无论是侯霸、符朗还是鱼纤,三人同时一惊,叶真做为日月神教内最近的风云人物,情报他们是太清楚了。

  半年前,以魂海境五重后期的修为参加的归灵大会并夺冠,获得了多项奖励。

  但是,半年前只有魂海境五重的修为。

  就算有仙境灵脉之助,修为突破到铸脉境一重就算是顶天了。怎么可能达到铸脉境二重巅峰?

  这已经不是科学不科学的问题,而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了。

  但偏生就出现在了眼前。

  几乎是三人震惊的刹那,叶真周身的杀气狂涌而出!

  “既然你们选择死路,那就死吧!”

  吐出第一个字的刹那,叶真掌心中的摄魂玉骷髅就发出了极其刺耳、仿佛鬼啸一般的魔音。

  刚刚遭受到神魂攻击的鱼纤还稍好一点,侯霸与鬼影子符绰在第一瞬间就露出了极其痛苦的神情。

  中品灵器摄魂玉骷髅催动下的神魂攻击,就算他们魂海中有五道甚至六道天柱镇压,也让他们的魂海剧烈的震荡起来。

  不得不在第一时间疯狂的催动抵御起这神魂攻击来。更别说是反击了。

  咻!

  摄魂玉骷髅响起的刹那,一柄土黄色的小锤陡地从叶真左手掌心中飞起。然后迅速变大,向着中年美妇鱼纤当头轰下。

  大势锤轰下的过程中,天地元气中充沛无比的土灵力,像是潮水一般聚集向了大势锤,瞬息间就令大势锤涨大了一圈。

  “中品灵器,又是一件........”

  中年美妇鱼纤尖厉的嘶喊起来。嘶喊的声音中写满了绝望。

  大势锤狠狠的轰在了鱼纤的头顶,哪怕是在摄魂玉骷髅的干扰下,生死时刻,双手猛地撑起,层层叠叠的水波形的掌印护在了头顶。应该是她修炼的一种神通武技!

  砰!

  大势锤轰击之下,鱼纤护在头顶的层层叠叠的水波形掌印立时破碎,巨大的力量轰击下,鱼纤护在头顶的双掌、半截小臂同时化为肉泥崩散!

  鱼纤头顶浓厚到极致的护体灵甲疯狂的闪烁了几下,没有破碎,但鱼纤整个人却被大势锤像是打木桩一般,轰进了地面!

  下一刹那,高高弹起的大势锤再次闪电般的轰下!

  “不!”

  鱼纤发出了恐怖的尖啸!

  “不.......!”

  这第二声,却是鬼影子符朗的吼声,鬼影子符朗魂海内的先天神魂猛地爆开了一小团,符朗的七窍内,都喷涌出了鲜血。

  但是,作用是巨大的,海量的精纯的神魂力量立时让因为摄魂玉骷髅的攻击而沸腾的魂海变得安静下来。

  几乎是神魂摆脱摄魂玉骷髅攻击的刹那,鬼影子符朗就哀嚎一声,身形一幻,在叶真周身幻化成一圈又一圈虚无的残影,瞬息间叶真的周身就多了成千上百个同时刺向叶真的鬼影子符朗。

  这是鬼影子符朗围魏救赵的主意。

  这也是他的压箱底的成名绝技鬼影闪!

  用致命的攻击逼得叶真放弃对鱼纤的继续轰杀。

  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叶真嘴角浮现的那丝嗤笑。

  鬼影子符朗的一瞬间产生上百幻影的手段,对于一般武者而言,确实是大杀器,了不得的杀招。

  但是,在叶真面前,在拥有剑心通明、能够感知周围一切情况叶真面前,那就是大大的.......笑话!

  嗤!

  一道金色的心剑剑光陡地从叶真脑后斜刺里刺出。

  下一刹那,一道刺向叶真后心要害的鬼影子符朗的残影,陡地一震,就狂冲向了金色心剑剑光,然后被剑光贯体而过,鲜红的血液狂喷而出,立时就将鬼影子符朗的实体勾勒了出来。

  鬼影子符朗就像是一个呆头鹅一般,傻傻的一头碰到了叶真的心剑剑光之上,直接被一剑贯穿了心脏,眼睛立时凸出,神情痛苦而不可思议。

  “你......你......你.......怎么可能.......发现我?”

  “噗!”

  回答鬼影子符朗的,并不是叶真的声音,而是中年美妇鱼纤被大势锤砸成肉酱的声音。

  “不......”

  凄厉的吼声从鬼影子符朗口中喷出,纵然胸口鲜血狂喷,但是周身却浮现出一种极其恐怖的气息,周身的灵力极其不稳定的疯狂波动起来。

  这是鬼影子符朗的一项同归于尽的拼命的秘术。

  鱼纤被叶真轰杀,绝望之下,他就欲跟叶真同归于尽!

  轰隆隆!

  一道惊魂天雷直接从鬼影子符朗的头顶浇下,不仅将符朗轰得焦黑,那电光之中蕴含的强大的麻痹之力,直接将鬼影子符朗体内的神魂波动、灵力波动全部打断。

  眼中神情一黯,鲜血狂喷中,极其无奈的向后倒去,倒下的刹那,眼神中最后的光辉,还死死的盯着已经被大势锤轰成肉酱的中年美女鱼纤!

  “咯......咯.......”

  这一幕,无论是鱼纤的死,还是鬼影子符朗的死,侯霸全部看在眼中,但他能做的,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去。

  不是侯霸见死不救,而是不能!

  叶真催动摄魂玉骷髅的时候,摄魂魔音能够同时攻击到侯霸、符朗、鱼纤三人,符朗尚且能够在拼命状态下摆脱摄魂魔音,侯霸为什么不能?

  侯霸不能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叶真催动摄魂玉骷髅的时候,摄魂玉骷髅的两个骷髅眼,恰好正对着侯霸。

  两个骷髅眼中的那两个痛苦无比的无断挣扎爬出又不断被扯回来的鬼影,正对着侯霸。

  而恰巧侯霸扫了一眼。

  这种情况下,侯霸脑海内的鬼啸魔音立时强大数十倍,比符朗、鱼纤受到的摄魂魔音要强数倍!

  中品灵器摄魂玉骷髅的威能,几乎全部对着侯霸发动了。

  叶真敢肯定,侯霸绝对没有修练辅助类的神通武技,眼神立时就陷了进去,此时,他的先天神魂还在疯狂的挣扎着,稍不用力,可能就会离体飞出。

  也亏得是侯霸是六脉武者,六道神通武脉天柱在魂海内光华大放,死死的镇压着他的先天神魂。

  质不高,但贵在量多。

  要不然,侯霸的先天神魂,这会怕是已经离体了!

  瞬息间,就这两息不到的功夫,两死一镇压!

  这一切,侯霸都知道,但他能做的,除了震惊与恐惧外,连吼声都没有多余的精力发出。

  “侯霸,你现在要是说出你与朱令碰面的地点,我先前的承诺依旧有效!”叶真的声音响了起来。(未完待续。。)

  ps: 送上一章四千字的大章,明天恢复正常更新!

  昨天去市里陪老爹坐了坐,一家人聚了聚,喝了点小酒,今天老哥又安排了点节目,回家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