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752章 隔墙有耳
  “天符!”

  听到封轻月的惊呼声,叶真的脸色也是剧变!

  这于寒晶身上竟然有极其罕见的天级符箓!

  先前挡下叶真的心剑剑光、飞霜灵剑、紫灵加持三位一体攻击的,应该也是一张防御类的天级符箓。

  也只有天级符箓,才有这个能力!

  为什么这么说,要从符箓的起源说起,符箓一道,起源于上古时代,用蕴含有天地元气的特殊材料,如紫玉、赤玉、青玉等等,再配合可以沟通天地的符文,可以发挥出极其强大的威能。

  上古时期,符箓一道也是大道之一,非常的兴盛,符箓宗门更是无数,但是符箓一道精深无比,深研符文之余,自身的实力就差了些。

  上古时期专研符箓的武者可以借助符箓越级挑战,甚至雄霸一时,但是,符箓一道也有着局限性,虽然对战威力无穷,但是应对突发状况时,却有所不足。

  渐渐的,符箓一道就此衰落,传承到现在,一些颇为方便的功能例如符讯、符阵、留影、寄魂等功能,因为需要传承了下来,但是那些大威力的符箓,却是非常少见。

  人级、地级符箓还经常见到,但是天级符箓,就非常的罕见了,死在叶真手中的强大武者,也不少了,但是他们的储物戒指中,从来没有见过天级符箓,就是明证。

  但也不是完全,也有一些心志坚定异常执着的武者精研符道,他们炼制出来的符箓威力极其强大,同样的品阶符箓,却有着越级轰杀的能力。

  例如一张天阶下品的符箓,甚至有着轰杀品阶差不多的铸脉境一二重强者的能力。天阶上品的攻击符箓,甚至能够伤害到开府境的强者。

  至于那天阶极品的符箓,据说有着轰杀开府境一二重的王者或者是硬接开府境一二重王者攻击的能力。

  叶真没想到,这于寒晶身上不仅有天阶上品的防御符箓,还有着攻击类的符箓。

  这紫光爆炎天符一出。仅仅散发出的气息,就让叶真心头一寒!

  本能的,叶真双掌翻飞,一道又一道坤元神掌密布在了身前。不过这紫光爆炎天符速度极快,几乎是出现的刹那,就轰到了叶真身前!

  轰!

  紫色的火焰陡地像是烟火一般在叶真身前绽放过开来,而此时,叶真仅仅在身前布下了两道土黄色的坤元神掌。

  而且。用作防御的坤元神掌体积变大,就像是一面盾牌一般护住了叶真的半身,威能也随之变弱。

  几乎是刹那的功夫,叶真的第一道坤元神掌就被紫色的焰光化成了虚无,紫色的焰光瞬息间轰上了第二道坤元神掌。

  这第二道坤元神掌此时还与叶真的神念紧紧联系在一起,见状不妙,叶真周身陡地飙出了一波神魂旋风,那是神念催动到极致的表现。

  叶真的神魂力量几乎是全部加持到了坤元神掌之上,天地元气中的土元素飞一般的集中加强向了坤元神掌,类似于盾牌的坤元神掌在飞一般的壮大着。但是壮大的速度,还是不够快。

  这与炼心火牢的环境有关,这里到处都充斥着火灵力,其它灵力都非常的薄弱,所以,纵然叶真将掌控土灵力的能力施展到了极致,但是对坤元神掌的提升还是有限。

  轰!

  紫焰爆开,叶真胸前横着的坤元神掌的光华在疾速的消弱着,变弱之余,却又有海量的灵力涌进了坤元神掌。对抗着爆裂的紫焰。

  一瞬间,叶真几乎是将全身的灵力与神念都加注到了身前的这一道坤元神掌之上。

  上品天符的威力,真不是盖的!

  纵然如此,叶真的坤元神掌还是一息内被轰碎。残余的紫焰直接轰上了叶真的胸口,疾闪了一下,叶真的紫玉战甲就此破碎,大力轰上叶真的胸口,让叶真不由自主的倒飞起来。

  噗!

  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的刹那,叶真后背狠狠的撞上身后的火牢封禁。

  “小心........不.......”封轻月的惊恐无比的尖叫声再次传入了耳朵。手脚发软的她扑在火牢栏杆上,想要拉叶真一把,却被火牢封禁死死的挡住!

  “哈哈,姓叶的,给我死吧!”

  “小贱人,这是你最爱的男人吧,现在,我就将他活生生的杀死在你面前,哈哈哈哈.......”狞笑着,于寒晶身形一晃,周身火光一聚,再次化为一只巨大的火鸟,带着无比惊人的火光,铺天盖地的扑向了吐血的叶真!

  呸!

  狠狠的吐出一口带血的吐沫,叶真的眼中陡地冒出了一股凶光,这让疾扑过来的于寒晶有些诧异。

  正常情况下,叶真这时候应该恐惧才是!

  几乎是同时,倒跌在地的叶真足尖轻轻一点,一圈耀眼无比的银色光华陡地以叶真为中心散向了四面八方。

  地磁力场!

  而且这是叶真第一次全力发动地磁力场,将蜃龙珠内银角犀王的精魂珠催动到了极致。

  砰!

  地磁力场发出的刹那,叶真身后的手脚酸软的封轻月应声跌倒在地,几乎是同时,正化作火羽鸟疾扑向叶真的于寒晶身形突地一沉!

  不仅身形下沉,因为脚底下那突如其来的重压,脚底下仿佛坠了一座大山一般,连速度都慢了一半还有余。

  于寒晶面露惊骇之色,本能的,想止住下坠的势子,这让她的速度又慢了一线。

  这给叶真争来了极其宝贵的时间,高手过招,别说半息,就是那一刹那的时间,都可以决定生死!

  咻!

  飞霜剑划过一道玄奥的轨迹,长达百丈的心剑金光再次破空劈出,劈向了那巨大的火羽鸟!

  额地,再一次看到金色剑罡的于寒晶发出了一声无比凄厉的尖叫,看着轰向他的金色剑罡,没命的飞退。

  可是,金色剑罡还是在下一刹那将火羽鸟一劈两半,夹杂着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声。于寒晶带着一道血光撞碎一道道牢门,倒飞而出,飞出百余米的刹那,于寒晶猛地掉转身体。向外逃去。

  这一次,于寒晶再没有了天级符箓防御。

  叶真身形一动,脚下地磁力场加持之下,就闪电般的追向了逃命的于寒晶,想借此机会一举斩杀于寒晶。反正已经撕破脸了。

  刚刚追出炼心火牢的刹那,叶真的眸子中闪过了一丝担忧,却是犹豫了。

  “妖妇,这一次,就先饶你一命!”

  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叶真落地,重新返回了炼心火牢。

  叶真放弃追杀于寒晶,主要是因为封轻月。

  封轻月中了于寒晶下的三绝软脉散,浑身酸软,无法动用灵力。没有任何自保之力,若是叶真就这样追出去而导致封轻月出了任何问题,叶真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砰!

  一掌劈出,叶真就将眼前的火牢封禁给劈碎,抢了进去抱起了还软倒在地的封轻月,“轻月,你怎么样,你没事吧,别吓我!”

  原本,被叶真抱起的封轻月的还板着个脸。可是叶真一句放在,就令封轻月脸上的僵硬融化,两条玉臂软绵绵的抱住叶真,嚎啕大哭起来!

  “为什么?我们才分开几个时辰。你就跟那个女人鬼混在了一起,为什么啊,你为什么.......”

  “为什么啊,为什么还要让我看见.......”

  一边哭,一边骂,一边锤打着叶真。只是那锤打软绵绵的跟挠痒痒差不多。

  叶真却是一脸的尴尬,这事,让他怎么解释!

  虽然事出有因,但是这时候,封轻月情绪如此激动,也不是解释的时候,通常这种情况下解释,只有一个后果——越描越黑!

  哭累了,也打累了,封轻月就只剩下抱住叶真的脖子抽泣的份儿了,情绪也渐渐平稳了下来。

  “轻月,我先帮你解毒!”叶真说道。

  “没用的,这三绝软脉散其实并不算是毒,灵力也无法驱除,中毒之后,只要过上十二个时辰,会自行化去。”封轻月说道。

  见封轻月情绪稳定下来,叶真就苦笑着给封轻月解释起了那天的事情。

  “真的?真是那样,你没骗我?”

  “没骗你!你瞧我有那样**吗?那种危险情况下,还做那种事情?”叶真拍着胸膛说道,“那天你跑出去之后,我就去找你了,怎么找遍了万兽殿群也没有找到你,对了,你是怎么离开的?”叶真问道。

  “我有一道保命的挪移灵阶符箓,可以瞬息间挪移千里!”封轻月说道。

  “保命的灵阶符箓........”叶真大张着嘴巴,一脸的吃惊,“这么珍贵的符箓,你就这样浪费掉了啊........”

  “谁叫你那天跟那个女人鬼混来着,那一瞬间,我死的心都有了,只想尽快的远离那里,谁管那么多!”封轻月说道。

  叶真苦笑起来,“怪我.......”

  突地,封轻月诧异的看了叶真一眼,“你这模样,你刚才所说的话,不会是编出来哄我安心的........”

  叶真神情一变,当即严容起誓,“我叶真方才要是说了半字虚言,就叫我.......”

  不等叶真说出后边的话,封轻月眼波流转,已经环着叶真的颈部,香唇就盖上了叶真的嘴唇,封住了后边的话,一截香舌已经调皮的回应起叶真,“唔.......”!

  正当两人沉溺之余,空旷的炼心火牢内,突地响起了一声颇有些尴尬的咳嗽声!

  “咳咳!”

  叶真与封轻月猛地分开,神情同时变得怪异无比!(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送上!